至尊火圣 第178章 单方面的屠戮

至尊火圣 第178章 单方面的屠戮

“柳护法!”

等得焦急的谢应宗和蔺景堔见到柳泽平骑着魔兽远远奔来,顿时两眼放光。请大家看最全!

“乔阴姬突破了多久?逍遥谷的大军就在后面,沈谷主马上就到!”

柳泽平远望着罡风灵阵,他们一路前来都没有看到那个灵气漩涡,乔安月定是突破了无疑,但好在突破归元境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他们亦可以趁此机会杀死她!

这是最后的机会!

“已经有三个时辰,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就算是她天资再差,这段时间也该恢复到了空冥境!”

蔺景堔急不可耐,遥望着逍遥谷的方位,恨不得沈庆森一瞬间就出现在他眼前。

“蔺长老,谢护法。”

沈庆森的身影出现在远处,四阶魔兽的速度极快,几乎眨眼间就到了近前,他也知道此刻不是闲聊的时候,打了个招呼就径直向罡风灵阵而去。

“唰!”

一张散发着强烈威能的符宝出现在沈庆森手中,只见他手一挥,这张符宝便被灵气引导着飘到了罡风灵阵上空,沈庆森收手,符宝却凭空悬浮,与罡风灵阵遥遥相对。

众人看得目不转睛,只见符宝上猛然现出强盛的白光,刺目得好似出现了第二个太阳,而方形的符宝突然旋转起来,速度快得仿佛化为了一个圆形,道道细如发丝的白光从符宝中心迸射而出,瞬间笼罩了罡风灵阵!

而下一瞬,白光散尽,罡风灵阵原本顺时针旋转的风刃竟然缓缓放慢了速度,直到停止,好似那些风属性灵气被固定在空气中,众人看得啧啧称奇,而这还没有完,停止只是一瞬间,罡风灵阵竟又开始逆时针旋转!

风刃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不多时便发出一声爆响,无数风刃向着四周疾射而去,周围顿时响起一阵骂声,还好这些风刃极为分散,最多也只是防备不及被刮了几个伤口。

几个领头人却是心中狂喜,没想到这符宝竟如此有用,当真能破了罡风灵阵!

早有防备的沈庆森自然没被风刃伤到,他一甩衣袖,白色的符纸便被他收入元府。

“哈哈哈哈!真是好宝贝!”蔺景堔高声称赞,看着返回的沈庆森开口,“沈谷主这宝贝我竟看不出原理,敢问究竟是如何破阵的?”

沈庆森皮笑肉不笑:“这只是当年与罡风灵阵一同得到的符宝罢了,唯一的作用就是化解罡风灵阵,再怎么厉害也是鸡肋,我也并非炼器师,怎会知道原理?”

“呵呵,是啊,是啊……”蔺景堔干笑几声掩饰尴尬。

柳泽平等人却是连理都没理沈庆森,见到罡风灵阵消失,直接率领着大军就冲下了山坡,只要率先杀死乔安月,暗沼幻阵就到手了!

至于后来再混战抢夺,主动权就完全掌握在他们手里!他们这里的强者如此多,玉剑门怎会知道暗沼幻阵究竟是在谁手里?

“大长老……”

江侯见天器殿先行有些不悦,皱着眉头提醒蔺景堔,而蔺景堔明显是不想与天器殿争抢,只是不耐烦地开口:“他们愿去就先让他们蹚雷,据我所知,雪尽殿的强者可是一个都没死,还有九大暗使在,等天器殿死得差不多了我们再去。”

江侯急了:“雪尽殿都是些残兵,那些强者也疲惫不堪,天器殿若是抢了天级秘宝,他们估计就直接撤了!”

另一边,逍遥谷也在观望,他们的人马少得可怜,沈庆森自知帮不上忙,就想在这里等着,看看能否从战场中捞些好处。

“大长老!门主丧命于此,我们这样瑟缩该多让他心寒!就算是为了玉剑门,我也要杀了常雷!”

江侯不待蔺景堔同意,直接驾驭着魔兽冲进了天器殿的队伍,气得蔺景堔吹胡子瞪眼。

而就在此时,一道恐怖的气息突然出现,滚滚黑气从雪尽殿中心狂涌而出,伴随着尖利的鬼啸,遮天蔽日,覆盖了方圆百里!

“乔安月!!!”

一群武者惊叫起来,率先行动的天器殿众人也惊恐地想要停止脚步,数万侍卫的表情皆因恐惧而变得狰狞扭曲,一时之间,因踩踏而伤的武者不计其数!

“撤!快撤!”

蔺景堔和沈庆森同样一脸惊惧,几乎在下达命令的一瞬就调转坐骑向着远方疯狂逃窜!

没有方向,没有目标,他们只知道逃!逃!逃!逃!逃得越远越好!

有时候,最惧怕死亡的并不是那些普通的杂兵,反而是这些高高在上掌握着生杀予夺大权的在位者,他们可以挥手间收取别人的性命,但当死亡降临到他们头上,他们就会变得比任何人都畏死!

柳泽平等人也是四散而去,任由着数万大军埋葬在此,乔安月的威势告诉他们,她要杀了他们就像她魅惑他们一样容易!

什么狗屁天器殿!什么狗屁甄梓丞!只有命才最重要!表面上再怎么忠心耿耿,在死亡面前一切都不值一提!

然而乔安月的意境怎能让他们轻易逃脱!就算逃得了百里,又有谁能逃出辛阳域!

只要乔安月愿意,她完全可以将意境覆盖整个辛阳域!

凄厉的鬼啸萦绕耳畔,黑气所过之处,就像死神的镰刀收割着武者的性命!短短几个呼吸之间,整个战场内便只剩了十几个空冥境武者!

“扰我闭关者,死!!!”

死!

死!――

死!――――

乔安月的尖利声音响彻辛阳域,带着震天的气势和浓重的回音,一时之间,正在与邹虹对弈的白玉儒抬首看向了山南,撕咬无休的魔兽们看向了山南,四大势力的所有人都在战栗!

“谁的声音?”邹虹的喉咙依旧沙哑。

白玉儒眼里闪过一抹震惊,轻声道:“辛阳域有归元境强者降临了……”

“你已经很久没有联系白风……和林杰了。”邹虹的目光越过重重山脉,遥望南方。

白玉儒摇了摇头:“由他们去。”

邹虹不再开口,只是默默站在白玉儒身旁。

“逃?你们还想逃到哪里!”

蔺景堔和沈庆森很快就逃出了雪尽殿的地界,但此刻乔安月的声音却突然响起,距离之近仿佛就在他们耳边!

与此同时,一片黑压压的暗气追上了二人,在他们头顶化为团团黑云,遮蔽了炫目的阳光,留下一片可怖的阴影。

蔺景堔早已吓得手脚发抖,那片阴影来到他的头顶之时,他几乎要从魔兽上跌下去,虽然他早已是空冥境后期修为,但此刻却连个凡俗都不如!

“蔺长老快跑!别回头!”

见蔺景堔想要回头,沈庆森慌忙制止,他真的不敢回头,生怕一眼看到什么足以吓破胆的东西。

“哼,胆小鬼……”

乔安月不想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就算逃得再远,也别想逃出她的视线!

“嗖嗖嗖!”

黑云之中猛然伸出了两条蒙着暗属性灵气的锁链,如两条诡异的长蛇,一瞬间就从背后洞穿了两人!

强大无比的暗属性灵气瞬间抽空了他们的生命力,魔兽坐骑还在奔跑,他们的主人却已变为了一具面容扭曲的干尸!

“放我们出去!”

“都是甄梓丞的主意,放过我们吧!”

“乔阴姬求你了!”

“我们没打扰你,都是赤炎阁他们!”

“我还不想死!”

一群天器殿的强者被困在雪尽殿周围方圆十里的范围内,当他们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逃不出去时,恐慌顿时弥漫了一切,再加上周围的累累枯骨和堆成小山一般的干尸,他们几乎要被吓破了胆!

几个武者不肯求饶,在战场上左冲右突,明明感觉自己走了直线,却永远都走不出黑气的范围!

他们想要寻找雪尽殿,但雪尽殿就像在这黑气中蒸发了一般,完全不见踪影!所有的努力做完,他们便陷入了绝望!

一步之差,云泥之别!

他们这才明白,乔安月有无数种方法可以取他们的性命!

“放心吧,甄梓丞很快就会去地下陪你们!”

乔安月的声音阴冷无比,在众人头顶炸响,胆敢对九幽宫下手,就要做好承担她怒火的准备!

世人皆道九幽宫是一群疯子,那她这个疯子,就要把辛阳域搅得天翻地覆!

天器殿一个不起眼的侧殿之中,甄梓丞正颤巍巍地缩在地宫里,这是他为自己专立的密室,乔安月扬言要取他性命,他便吓得躲到了这里!

如枯树皮一般的手从怀里颤巍巍地拿出了一块传音玉,甄梓丞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开口:“张,张老哥,九幽宫那女人疯了,她进了归元境,就要把辛阳域四个三星势力全都毁了……没了我们,你们可怎么收供奉呀,她这是要把殷雷山逼到绝路呀……张老哥您快来救救我吧,我就要没命了呀……”

甄梓丞哭哭啼啼,却迟迟不见传音玉对面有什么动静,而地宫外突然响起一阵异动,他立马吓得连气都不敢出,待到那声音消失,地上已经湿了一片,浓郁的尿骚味充斥了整个密室,甄梓丞却不敢出去。

治疗脑梗那好
汕头华美医院陈贤珊
宜昌十佳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