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br二月的山城

【一】
二月的山城,虽然尚有清寒料峭,却透出脉脉春色,草色遥看近却无,杨柳依依风似剪,青城山中传来一阵清磬之声,更显得这神仙之地不染纤尘。两个老者并排坐在青城山的山门前,高大的山门让他们的身躯显得格外渺小,他们露出一丝笑意,但是脸上却全无生气,就好像佛陀寂灭的表情一般。
终于,山门发出了沉重的吱呀声,随后打开了,一个稚气的小道童探出头来,惺忪的睡眼落在这两个老者的脸上,他猛地发出了一声惨叫,因为他清楚地看见,两位老者的嘴角边有一抹鲜血。
柯山二老死了,而且就死在他们死对头青城派的山门前,这让青城派上下乱成了一团,青城掌门清虚子知道,瞒是瞒不住的,所以他们只有八百里加急赶往烂柯山通知柯山二老的噩耗,同时派人照看柯山二老的尸体。
柯山派的队伍浩浩荡荡地赶来了,他们不惜兵戈相见,也要查探柯山二老的死因,柯山弟子人人刀剑出鞘,锋芒闪烁,寒光逼人,那不是普通的锋芒,那是柯山上下的悲愤之气凝成的,他们抱着玉石俱焚的想法,来到青城山兴师问罪。
柯山掌门齐元辉冷声说道:“今天就算拼着柯山灭门,也要血洗青城,为柯山二老祭奠。”他的话音刚落,就看见柯山众弟子举起刀剑,冷光乍现。
清虚子叹息了一口气道:“等一等,就算你们一定要杀我,也至少等他来吧。”
“我们柯山派和青城派本来就有罅隙,你们杀我柯山二老,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你们还想找什么人来说情。”齐元辉冷声说道。
“苏星河。”清虚子并不多话,只是淡淡地说出了这三个字,这三字一出,宛如清音法咒,竟然让齐元辉的脸色一变。
“我觉得,你没有必要等他来了,这件事情,我们自己能够解决。”此时齐元辉猛地大声一吼,一道元气瞬间冲破了十二重楼,向着清虚子袭来,这变故太快,起于电光石火之间,两人距离又极近,一时间清虚子竟然无法躲避,眼见那强劲的气息就要扫进清虚子的经脉,却听见远方传来一声悠然的叹息声:“齐掌门,你又何必如此?”
这个瞬间天地仿佛都暗了一下,所有的光芒凝结成了一道七色的彩虹,灌入了清虚子的颅顶,清虚子闷哼一声,周身上下出现了一道白光,硬生生地将齐元辉的攻击挡了过去。
齐元辉的身子急退,缓缓举袖咳血,这一招本是极其简单的隔山打牛,但是却能够重创他这样的绝世高手,当今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够做到,那就是苏星河。
一个白衣男子挺身而立,他的周身上下盘旋着一道光华,他的笑容宛如晨曦在风中徐徐化开:“齐掌门,又何必那么着急呢,等在下一会儿,都不行吗?”他正是当今武林盟主苏星河。
齐元辉抖抖袖子,冷哼了一声道:“看来苏先生是要帮青城派了?”
“我从来不会偏袒任何人。”苏星河依然淡淡笑着:“只是,柯山二老乃是神仙中人,又有谁能够杀得了他们呢?”他说着走到了柯山二老的面前,验看他们的伤势,淡然说道:“你们看,他们的后枕骨上,留下了一个什么印记呢?”
那是一个圆形的印记,棋子大小,能够在人的身上造成这种形状创伤的,只有柯山派,以棋起家的柯山派弟子都能以棋子作为暗器。
“原来是柯山派自己人干的啊。”清虚子冷声说道:“嫁祸我们青城派,也用不着这么下血本吧。”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们柯山派上下对柯山二老都崇敬至极,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齐元辉说到这里,突然身子一震,似乎想起了什么:“除非是他!柯山派的弃徒逍遥子。”说到这里他便举剑呐喊:“大家跟我走,我们这就杀入天涯海角,杀了逍遥子那个叛徒,为柯山二老复仇。”说着他便大踏步地向前走去。
苏星河连忙阻拦道:“等等,齐掌门,你未免操之过急了,这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呢。”
齐元辉冷笑了一声道:“哼,苏先生如果害怕的话,就请自便。不过,如果你愿意为柯山派伸张正义,就请给我们带路吧。”
苏星河叹息了一口气,随着众人千里跋涉,来到了位于天涯海角的白露滩。当年逍遥子窃走了柯山派的至宝《柯山棋谱》,藏身在天涯海角,并在白露滩设下迷阵,凡入滩者皆为之迷惑,最终丧失本性,自戕而亡。他为祸人间,引起了天下豪杰的不满,然而众人几次围攻白露滩却皆以失败告终。苏星河新任武林盟主,诛灭逍遥子的重任自然落在了他的身上。
方才进入白露滩,苏星河便感觉有些不对,他的脚步立即止住,再也不敢动分毫。
“怎么回事?”齐元辉问道。
“或许我们已经进入了白露滩的幻阵之中。此阵主杀,只怕我们都……”苏星河的话还没有说完,却看见齐元辉的身子化作了一条幻影,向着阵法之中卷了过去,剑气纵横。
此时则见周围那看似寻常的树木竟然冒出了一点点黑色的光芒,片片黑鳞如同墨海翻涌,轰入了齐元辉的剑身中,这一击宛如山岳压顶,齐元辉的长剑顿时弯折。他感到双耳嗡嗡做响,眼前一片昏黑,竟然瞬间变得不可视,耳不能听。齐元辉心知不好,立刻向后倒冲而回,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手中的长剑竟然在点点黑芒之下化成钢末。
“小心!”苏星河伸手想要搀扶齐元辉,却见齐元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随后他便感到齐元辉在他的后腰上猛地一推,一股大力传来,苏星河不由得向前迈了一步,只这一步,眼前的一切皆已不同。齐元辉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

【二】
苏星河还在琢磨这一切呢,却突然看见前方出现了一片桃花林,林中端坐着一个白衣老者,桃花落在白衣上,留下如杜鹃泣血般的痕迹。让苏星河吃惊的是,这个人竟然是已经故去的柯山二老之一的张大先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自己竟然在此处看见了鬼魅?
“你,你缘何在此?”苏星河强作镇定地问道。
张大先生却并不说话,只是伸手指了指面前的一盘残棋,苏星河生来嗜棋如命,此时不由得下意识地坐在了张大先生的对面。他拈起一枚黑子,放在了棋盘之上,妙招一出,原本陷入僵局的黑棋立刻化成了首尾相连的一条巨龙,不仅迸发出活力,反而似乎要将白棋屠龙。
张大却并不着急,只是淡淡一笑,也拈起了一枚棋子,落子之处竟然毫无半点杀气,但是白棋却凝结成了一片白浪,硬生生地将黑棋大龙阻挡住,让它无法飞跃这片海。
就这样,随着桃花纷飞,两人静默手谈,双方棋逢对手,只要落错一个子,就会陷入被动之中。此时苏星河手持一字,刚要落下,突然间微风吹起一片桃瓣,缓缓飘过他的双眸,他突然停棋不下,桃花缓缓飘落,正落在棋盘之上。
张大诧异道:“为何不落子?”
苏星河淡淡笑道:“我已经落子了,就是这片桃花。”淡红色的花瓣落在黄色的木枰上,如一抹胭脂。
张大叹息道:“你究竟是运气太好,还是你本来就知道?”原来,这棋盘具有一定的魔性,越是专心投入到棋局之中,便越是容易被棋局所迷惑,张大原本以为苏星河心专于棋,必然能够为其所惑,却不想他竟然被区区一片桃花吸引,没有入魔。他猛地站了起来,木枰上的棋子突然全部化成粉末,被风一吹,飘飘然散入空中,棋盘上只剩下了那朵桃花。
苏星河叹息了一口气道:“所以,你其实并没有死?那两个死人难道是别人假扮的吗?这白露滩的阵法难道也是柯山派设置的吗?”
张大却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俯身拈起了那片花瓣,风卷过,花瓣飘到空中,一下子飞出去老高,被阳光穿透的花瓣仿佛是透明的。苏星河忍不住抬头向空中看去,他不知道刺眼的究竟是花瓣还是阳光,等到他回过神来,低头再看棋盘的时候,却发现张大先生早就已经消失不见,眼前的场景也再次发生了变化。前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道观,苏星河心中暗忖:难道是柯山二老或者是柯山派的齐元辉设下的幻局,目的就是要引我上钩,除掉我?可是我自思成为武林盟主以来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恶事,也没有做任何损害柯山派利益的事情,于情于理,他们都不应该这么做啊。苏星河虽然心中不解,但还是移步向那道观走了过去。
进门处但见一老者盘膝而做,面前放着一副茶具,那老者苏星河再熟悉不过了,不是柯山二老中的李二又是谁呢?
“听说苏先生有龙凤之姿、天日之表,仆甚为钦慕,今天特地奉上清茶,想和先生一起品茗。”李二道
苏星河知道茶无好茶、宴无好宴,但他还是缓缓坐在了蒲团上,淡淡地说道:“你们究竟在搞什么鬼?为什么要将我引到这白露滩中,若是不说清楚,休怪我不客气。”
李二淡淡一笑:“先生品了此茶,在下就将实情告诉先生。”说完这句便不再做声,竟然真的专心烹茶。他取出一只小巧的泥炉,放入几枚略带绿意的木炭,待水面出现细微的水沫后,便开始点茶,他动作悠然,如坐鉴山气白云,袍袖拂动间,淡淡的茶香传了出来。他缓缓将茶碗推到苏星河面前道:“苏先生可敢饮此茶啊?”
苏星河知道,这茶断断不可随便饮,但是,他还不知道对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况且自己身处幻阵之中,就算此时出手,也未必会有胜算。茶香逆人而来,香气带着味苦。
“怎么,你不敢吗?”李二缓缓说道:“不若我援琴弹奏一曲,与君消遣,如何?”琴声响了起来,显得有点低沉,如同一阕残缺的诗,被骚人无望地吟唱,凡俗间一切尘污之情,仿佛都在这一曲之中被涤荡干净。
然而,就在此时苏星河的心却好像浸入了冰水中一般,感受到了浓浓的寒意,他仿佛看见可怕的恶魔突然扼住了自己的喉咙,鲜血迸溅如凄艳的焰火,血流之声好像是风声一般,明明知道这只是幻觉,但是这种痛苦的感觉却又如此真实。突然,苏星河仿佛悟道了什么,艰难地举手,将茶碗举起,一饮而尽,霎时间,所有的幻象都消失不见。
“其实,琴音亦可涤魂,只是,茶水是解药。”苏星河缓缓说道:“若是我刚刚不敢喝这碗茶,我反而会中毒。现在,我已经完成了你们兄弟连出的两道题,你该将事情的真相告诉我了吧。其实,你们两人的诈死并非真的想陷害青城派,而是想要暗害我,难道不是吗?”
李二闻言哈哈大笑道:“苏先生果然名不虚传啊,既然如此,老朽也就无需装神弄鬼了,你说得不错,我们兄弟这一次诈死的确是想要将你引出来。我们和苏先生之间曾经有过那么一点小误会,若是直接提出要求,苏先生必然不肯。苏先生乃是闲云野鹤,想要找到你不容易,但是如果青城派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你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因为你和清虚子之间是多年的挚友,所以,我们只有借他来将阁下引出来了。”
“既然你们已经将我引入了这个幻阵,那么就赶紧说吧,你们到底有何目的?”苏星河道。
“我们想要的东西其实很简单,听说,你在我们柯山有一段烂柯奇缘,遇到了隐居山中的高人,赠给你一枚玉佩,说是这玉佩中隐藏着秘籍,围棋十诀,你也知道我们兄弟嗜棋如命,只想和你一起参详一番,不知道苏先生是否肯不吝赐教啊?”李二道:“那位前辈想来是柯山派隐居高人,他的东西,其实也应该算是我们柯山派的东西啊。”
苏星河闻言哈哈大笑道:“我当是何事?如果真的是柯山派的东西,别说是借给你们看看,就算是物归原主,又有何难。”他说到这里却又突然脸色一变,冷声道:“只是,苏某人平生最看不得的就是你们这种不择手段的做事方法。我们都是爱棋之人,本不会结仇,但是上一次我去无名岛闲游,竟然看见你们用武力想要强迫无名岛上的齐望石老人将无名棋谱交给你们,我愤然不平,所以才出手,对你们进行小惩大诫,本来以为你们会从此悔改,但是却想不到你们竟然又故态复萌。若是好好言说,棋谱自当奉上,但是你们却设计想要强取?哼,休想。”
李二的脸色渐渐地变得难看了起来:“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将棋谱借来看看了?”
“围棋十诀只有德高品皓之人才能看懂,给你们两兄弟看的话,无异于对牛弹琴,你们是绝对不可能看懂的。所以我劝你们还是省了这份心吧。”
李二面沉似水,冷声道:“好啊,苏星河,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刚刚只是牛刀小试,这幻阵的厉害,你还没尝到呢。等你死后,你身上的秘籍自然归我们所有。”
言讫周围的景物一变,道观早已不见踪影,空中无声无息地点起了万盏灯笼。那是漆黑的灯笼,如同鬼魅般在空中悬浮,妖异地扭动,还滴下粘稠的液体,带来一阵阵腥臭味。苏星河见此情况心知不妙,这就是白露滩大名鼎鼎的鬼灯笼,传说在白露滩有一种能够勾人魂魄的鬼灯笼,人人都传说这灯笼的可怕,但是却没有人说得清楚这些灯笼是什么样子的,因为凡是见过这些灯笼的人,都已经死去。苏星河脸色一变,双手展开,袍袖飞舞,一股若有若无的剑气向四周弹射开,群灯一阵晃动,但是却并没有熄灭,苏星河隐隐看见里面似乎有什么活物在蠕动,似乎要从中钻出一般。灯笼突然爆裂了开来,从中展开了若干多不同颜色的地狱之花。苏星河微微一愣,伸手格挡,地狱之花碎裂开来,一种淡红色的粉末飘散开来,苏星河不小心吸了一点进去,顿时感到肺部仿佛被什么锐利的东西刺中,剧烈的疼痛感袭遍全身。

共 1 011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精彩纷呈的传奇小说,描述了江湖杀戮的恩怨,是是非非,争权夺利,让人叹息。为了天下无敌,为了独得江湖,一个精心筹划的阴谋,历经数年,不惜抛却朋友之情,不惜丢掉同门之命,不惜毁灭天下苍生,不惜杀戮天下之人,只为了那梦想中的权利。小说展示了一个纷繁复杂的江湖,刻画了几个鲜明生动的人物,有的奸诈多疑,有的卑鄙无耻,有的慈悲为怀,有的伸张正义,让人深刻感受人物的角色,也感受江湖的恩怨,随着情节的递进,读者的心也跌宕起伏。而小说的最后,主人公选择毁灭自己,保全了世界,让人佩服,也颂扬了一种正气。构思精巧的小说,推荐。【编辑:故事中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5170024】
1 楼 文友: 2016-05-16 22:52: 2 构思精巧的小说,跌宕起伏,欣赏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5-18 08:27:08 这个故事想写很久了。现在的版本和原本的设定完全不同了。
2 楼 文友: 2016-05-16 22:5 :11 问好朋友,感谢光临酒家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5-18 08:27:46 古代的故事还有最后一个了,其他都不打算写了。成都白癜风专科医院
冠心病人注意些什么
蚌埠治疗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