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法师流浪记 第四十七章 再见后又同路

旅法师流浪记 第四十七章 再见后又同路

第四十七章再见后又同路

菜鸟流浪骑士低沉而又沉闷的问道:“为什么?”……诶,刚觉得他话痨减轻了,现在饭吃了一半他就忍不住了!不过他也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了吧!我怎么知道他现在想的是什么为什么?

“你怎么知道拉德团长不能代表正义的?”菜鸟流浪骑士接着补充道……估计他也发现他之前太过没头没脑的了。

拉德,那家伙是谁啊?让我想想,哦,对了,就是那个摘桃子骑士团长嘛。

我怎么知道摘桃骑士团长不能代表正义的?

这问题有点不好回答呀!

准确来说,是我能读出他的微表情,才大致判断出那家伙是个坏人。

我又不好照实回答他。

他还不值得我暴露这些能力。

那骗他一下?

算了,那太麻烦了,直接说我不想回答呗!

我不想暴露我的能力,又懒得说谎,就直接说我不想说吧!

他如果因为我的回答,有什么别的想法,才懒得管他!

他想干掉我,我就解刨它,他不爽直接负气走掉,那就走了吧!

他现在大概还算个好人,但又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变坏,走了就走了吧!

对,就直接回答他我不想说。

在快结束时思维加速,恢复正常之前,我顺便把思绪延伸了一下。

更何况即便我不怕暴露能力,回答他,是因为我读出摘桃子骑士团长的微表情,才大致判断他是个坏人。

就会有很多的衍生问题……就会衍生出,我还要和他详细解释,我的微表情读取,是从我的搜魂记忆数据库中得来的。我的搜魂记忆数据库,是搜索各种活体实验样本的灵魂得来的,我搜魂的人都是坏人,而且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坏人等等。

这就太麻烦了。

咦,世界上的人大多数的人都是坏人,诶,有了!

唰,思维加速恢复正常。

我嘴角一笑说道:“我所认识的所有人里面,真正把正义在心上,而不是仅仅放在嘴上的人,只有你一个啊!”……哈,我说的是事实,没有说谎,但又不是全部的事实,没有说出我的能力,完美!

菜鸟流浪骑士听了我的回答后,身体怔了怔,就低头吃饭,沉默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完全冷场,尴尬的吃饭时间了……当然,对我而言完全没有尴尬这种事情。没什么事做时,我完全可以沉浸在,自我修炼的思绪中。

······

吃饭,收拾行李,上路……这是标准的野外生存行为模式。

菜鸟流浪骑士收拾完行装,严肃的对我说道:“奥利弗,待会儿我们就分开走吧!”

“啊”我诧异地转过头……咦,他怎么会跟我提出要分开走?啊,也对,他也是个人,也会正常思考,不是只有我才会去想要不要和他同行的,他也会想要不要和我同行的。

不过原因呢?

他好像看出了我的疑惑,回答道:“之前,是追杀我的人,我在这里惹了很大的麻烦,我们一起走太危险了,”……他当然能看出我的疑惑啰,我都对着他张着嘴说啊了!

他惹了在他看来比较大的麻烦,这我在搜魂之后就知道了,完全无所谓的嘛!

他就因为这个问题要和我分开?

算了,分开就分开吧!

不过不爽还是有点的,调侃他一下?

“啊,我知道,大盗格兰特嘛!”我随口调侃了一句。

“不!我没有!我没有拿过!”菜鸟流浪骑士,激动地说道……诶,吓了我一跳。不是吧,不就随意调侃了一句,那么激动干嘛?不会,我调侃过头了吧?

“wow,冷静点,冷静一点,我了解,我知道不是你拿的税收。”我一边挥手做的下压的手势,一边略带安慰的说道……额,我好像是调侃过头了吧!这事在我看来没什么,但对他而言好像是个比较大的打击,现在就拿这个调侃,好像是有点过了。

“我知道你加入他们,还没一个月,他们就把几十年前的税收丢失赖在你身上,这明显太假了吧!”看着在略显激动着的菜鸟流浪骑士,我略显无奈地安慰着……麻烦!真麻烦!我讨厌安慰别人!

我一边把我可以在他面前显露的表面信息的推理漏洞,拿过去安慰他,一边略显古怪地想:咦,不会是有人看出来太假了,他才能逃出来的吧?

也许就是那个领地的领主,看出偷税集团,栽赃给菜鸟流浪骑士的税收实在太假了,才在暗中中帮助菜鸟流浪骑士逃走的吧……摘桃子骑士团长的政治手段不错,可惜的是,集团势力的人越多,出猪队友的几率越大……简单来说,鸟大了什么林子,哦,不,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估计是偷税集团里面出了个猪队友,把十几年前偷的税收,都依赖的菜鸟流浪骑士的头上,让聪明人一看就知道,太假了!

这下我的理论更完美了点吧……好人加入贵族手下,他一开始信念冲突发生的生死危机,估计都有另一方贵族插手他才能活下来,之后因为欠人情、欠恩情之类乱七八糟的事情,加入了另一方贵族的手下,受到权力的腐蚀,慢慢变成毁我三观的家伙。

菜鸟流浪骑士,能逃出监狱,逃出领地,估计也有一方贵族势力的插手。

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想收小弟,还是原先想收的,出了什么问题才不收小弟的,或者是菜鸟得到骑士逃的太快了,他们当中错开了?

靠,没多余信息,想不通了!

算了,不想了!反正也影响不到现在!

“啊,那我先走了,有缘再见吧!”我一心二用,略嫌晦气的安慰好了菜鸟流浪骑士,立刻跟他告别,向着南方的道路走去。

“……”“……”我们两个略显尴尬的走着。

“我往南方走。”“我向南边走。”我和菜鸟流浪骑士几次尴尬的碰面后,忽然异口同声的说道……这下尴尬了,道别后发现去的是同一个方向……就像以前在学校里,跟同学在说再见后,发现出了学校都是走同一个方向。

这时嘛,要么装作不认识快步走开,要不就接着再聊几句,再说一次再见……都是比较尴尬的,当然最尴尬的还是,再次再见后又同路。

------

希望书友们相互转告,帮忙广告,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求点击、求推荐、求书评,各种求!

银川白癜风专科医院
硬斑块和软斑块的区别
玉林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