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制造商第262章厕所奇遇记盟主加更

国际制造商 第262章 厕所奇遇记(盟主加更)

为了照顾小姑娘面子,韩义并没有把她境况告诉冯珂。

让娟子在旁边先坐着,两个人继续做事。

10点钟韩义来了,是易秀川打过来的。

走到洗手间外韩义接通了。

“什么情况?”

易秀川开门见山说:“有两个大股东还在考虑。”

听弦音而知雅意,易秀川开口韩义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这是有人见易秀川和闳明全斗起来了,打算河蚌相争、渔翁得利,拿着股份待价而沽。

可他们忘了件事,易秀川赢了他们还能继续得儿当,易秀川要是输了,闳明全有的是办法让他们光屁-股走人。

“还差多少?”

“7%。”

韩义左手在洗手台上快速敲击了两下。

已经被邦纳坐地起价恶心了一回,他是绝对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第二次。

想了想问道:“你们AB轮是哪两家公司啊?”

“北极光跟晨兴。”

“你先别挂,我问一下。”

等挂断,韩义翻了翻通讯录,给软银的陈桦董事去了个。

接到韩义的,陈桦显得非常意外。

“韩总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说吧,什么事?”

“你们跟北极光和晨兴有没有业务往来?”

陈桦迟疑了一下说:“我跟晨兴的杜总是老朋友,怎么啦?”

韩义也没隐瞒,把自己入股千米的事情告诉了她,反正这种事圈内迟早也会知道。

这下陈桦明白了,笑说:“朋友归朋友,钱可一分不会少,你确定?”

韩义说:“我确定。”

西山老虎吃人,东山老虎一样吃人,何况投资公司又没有实体经济,不赚钱拿什么养股东?

和陈桦又聊了两句后,切回到易秀川,“等会晨兴的杜总会打给你,具体你们自己聊吧。”

韩义如此高效的速度令易秀川为之惊叹,忍不住问道:“这么快就谈好了?”

韩义笑了笑说:“资本的市场看似复杂,其实归根到底就是钱和关系,易总你说呢?”

易秀川一想可不是嘛。

以天义的关系,小小一个千米还不是手拿把攥?之前韩义没有参合,只是不想大动干戈而已。

临挂前,韩义嘱咐了句:“人性本恶,有些事你可要想好了。”

易秀川郑重道:“我知道。早已过了那个幻想的年纪。”

韩义挂断笑了笑。

他之所以要采用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法,就是要用行动告诉易秀川,虽然他不管理千米,但是有的是办法让他服帖。

这也是韩义的一种管理方式。

用人要疑,疑人要用。

这个世界除了父母,没有谁是没有私心的,只要不过分就行。

而过分与否,那就取决于每个人心目中的价值衡量标准了。

……

结束,正好有点尿急,韩义转身去拉厕所门,没想到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了,早上那位戴眼镜的圆脸青年讪讪的走了出来。

“那个……韩……韩总您好!”这位达峰数据联合创始人靳荣一脸尴尬到。

韩义没想到厕所里有人,楞了一下朝他点点头,然后朝卫生间示意了一下。

堵在门口的靳荣赶紧让开身子,带着一丝讨好口吻说:“韩总您请。”

“……”韩义有点囧。

见他没有离开的意思,只好把门关好嘘嘘。

外面的靳荣晕晕乎乎,他是怎么也没想到,在自家公司上个厕所都能遇到大名鼎鼎的天义科技老板,感觉有些太魔幻了。

“啪--”

伸手在自己脸上轻轻拍了拍,确定没有做梦后,嘴都快咧到耳后了。

作为业界知名企业,天义老总的身份自然为人津津乐道,络上关于他的传说有很多。

最早爆料的是金陵大学大四生,这也是最接近事实的。

但是随着天义的声名鹊起,这个真实身份渐渐不被人接受,或者说人们不愿意相信,流传更多的则是硅谷精英。

而韩义也一直深居简出,上很少有他的爆料,即使有,在没有同真人联系起来的时候,也是昙花一现。

不过随着光传感器上线,越来越多的人在关心这个问题,天义老总身份也是呼之欲出。

说回正题。

靳荣自然没见过韩义,可是刚刚那一通商业机密,让他非常确定,现在厕所里面的人,百分百就是天义老总真身。

现在他就在想,等下韩总出来到底要说什么?

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要是错过了,他非得狠狠扇自己几个嘴巴不可。

“咔嚓-”厕所门开了。

韩义见圆脸青年还守在门外,有些郁闷,只好再次朝他点点头,笑了笑朝洗手台走去。

靳荣福至心灵,快速跟过去,弯腰从柜子里拿了瓶新的洗手液出来。

“韩总,给。”

“谢谢。”韩义伸手接了点。

这边刚洗完手,靳荣又从窗台边的抽屉里取出一条新毛巾,“条件简陋,还望韩总见谅。”

“谢了。”韩义接过来擦擦手。

靳荣恭敬道:“不客气。”

把毛巾还给对方,韩义随口问道:“你们公司主营业务是什么啊?”

靳荣更加恭敬了,说:“主要是做大数据分析,另外还给中小企业提供数据支持。”

韩义点点头,难怪要经济建模呢,根本是两位一体。

又问:“规模呢?”

靳荣脑海里千回百转,既要回答的得体,又不能让这位韩总觉得浮夸。

想了想说:“规模在金陵处于中下游水平,不过市场对大数据的需求越来越旺盛,业务量每个月环比增长30%;另外公司各方面运营良好,财务也非常健康。”

就在韩义刚打算再问的时候,冯珂从门外走了进来,见到他们后楞了一下,说:“你们站厕所干嘛呢?”

韩义楞了一下笑说:“没什么。”

冯珂气呼呼说:“老是偷懒可不行!将来走上工作岗位也这样,人家老板该怎么想你?”

“你说的对!”

“快点吧,抓紧把最后一点做完,吃过饭就可以回去了。”

说完冯珂走了回去,韩义也跟了上去。

后面的靳荣此时恨不得把冯珂给掐死。

这么好的机会被打扰了不说,前面这位爷是谁啊?那是天义科技老板,谁敢给他脸色看?

没有多想,靳荣赶紧跟了过去。

让大名鼎鼎的天义科技老板帮他们做数据统计,他可没那么大个脸!

快步来到韩义身旁,靳荣搓搓手道:“那个……韩总。”

韩义笑说:“没事,你忙你的,马上就好。”

靳荣哪敢走啊?

一脸幽怨的朝冯珂看去,不知该谢谢她把韩总带过来,还是该气她让韩总做这种初级工作?

韩义朝客椅上的娟子示意了下,笑说:“麻烦你帮她倒点水。”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靳荣连声抱歉,赶忙去冲饮料。

帮娟子冲了杯香飘飘,又拿了两袋达利园饼干以及话梅之类的小吃给她。

这边韩义经过多番考虑之后,靳荣帮他泡了杯龙井,然后又拿了包香烟以及烟灰缸放他旁边。

至于冯珂,他也没敢冷落,就凭她敢“训斥”天义老总,靳荣不得不高看她一眼。

从合伙人兼同事那里翻了袋金银花出来,泡好后亲自端到冯珂桌上。

冯珂奇怪的看了眼突然热情起来的靳荣,不过忙着分析数据也没多想,道了声“谢”,继续埋头工作。

办公室其他人也察觉到异常了,频频朝靳荣看去。

靳荣把手指放在嘴边、示意他们噤声。

有人起来倒水,不小心发出了异响,靳荣吓了一跳,立马朝韩义看去,见他没有受到影响,赶紧朝倒水那人眨眼示意,让他温柔点。

众人在好奇心驱使下、做事变得蹑手蹑脚了起来。

很快办公室里只剩下敲击键盘的声音,以及大门外偶尔传来的人声。

又过了大概50分钟,当时针走到11点20,冯珂伸了个懒腰说:“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等说完才发现,隔壁韩义正翘着个二郎腿在那抽烟呢,顿时一脸黑线。

“哪有在办公区抽烟的?”

靳荣赶紧过来,笑说:“没事没事,我们这里没那么多规矩。”

尽管靳荣说没事,但冯珂还是代为道歉,“他刚开始实习,还不懂,下次一定注意。”

“……真的没事。”靳荣就差没哭了。

“那好,我们就先走了。”

“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在这边吃顿便饭?”靳荣说的时候朝韩义看去。

冯珂连忙拒绝,“不用不用,我下午还有事呢。”

“那好吧,你们慢走。”见韩义没反应,靳荣强笑到。

韩义叫过娟子跟着冯珂朝门口走去,靳荣一直把他们送到门口。

临别前韩义伸手跟靳荣握了握,“麻烦了。”

靳荣受宠若惊,“韩总客气了。”

韩义想了想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说:“回头记得给我打。”

靳荣双手接过,恭声道:“好的,韩总您慢走。”

数米外冯珂不满道:“快点走啊。”

“来了来了。”

“我跟你说……”

“知道知道……”

看着远处越走越远的背影,靳荣恍惚了一下,低头朝名片上看去,上面赫然写着:天义科技,韩义!

揭阳哪里治疗白癜风好
西安看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宁波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