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叭匠

喇叭匠姓赵。退伍军人,个儿不高,腿有点儿罗圈,立正后能钻过一只猫。大板牙上镶了两颗金光灿灿的金牙,笑过几次后,文工团的后生们给他起个外号叫赵光牙,依据他是赵光腚的弟弟;其实他牙一点毛病都没有,农村出来的兵怕别人瞧不起,弄个金光灿烂壮壮门面。他所在榴弹炮团驻在大山里,挨着炮团的村里有个漂亮村姑,他一枪俩眼儿,整出一对龙凤胎,起名叫金蛋儿,银燕儿,部队给他处分叫他复员了。

喇叭匠没读过书,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他不识谱,五线谱、简谱、工尺谱都一概不懂,但是唢呐吹的太棒了,耳音特好使,乐谱听一两遍就能背下来,并吹出各种花样。他的师傅是谁一直是个谜,听他吹《百鸟朝凤》,看出他有很深的功力;鸟雨花香,万鸟齐鸣,一板一眼,连鸟叫都在节奏里;抹、挑、撩、滑,单双吐、花舌、循环换气样样叫绝,把小唢呐吹活了。县文化馆求贤若渴,把他调到县文工团,当了一个挣工分的演奏员。每场演出都有他的唢呐独奏。在底下候场时,他把唢呐哨嘴压在舌头底下润开,喇叭碗用除锈剂擦得铮明瓦亮,头系白羊肚手巾,对襟蓝褂,腰扎武装带,上台后敬一个标准军礼,台下掌声响起后,他前腿弓后腿绷,旁边两个吹笙吹笛共同做前进的造型,吹《亚非拉人民要解放》。有一次演出,吹着吹着找不着结尾了,一遍接着一遍大循环,台上台下捧着肚子乐,急的舞台监督直蹦高,后来没办法把大幕合上了。他下台还琢磨呢:怎么就出不来了呢?

他演奏的唢呐独奏中间有一个拖音,主要是让观众鼓掌,观众不鼓掌我就拖开看,吹唢呐的都会循环换气法。腮帮子灌满气往出吹,鼻子偷着往里吸气,拖音想吹多长就能拖多长。观众不知道内中有假,一看他憋的脖子粗脸红的,再有一会他就憋死了,就赶紧拍巴掌,然后他就借坡下驴吹下一段了。可有一次慰问野营拉练的解放军,部队团长有令:我鼓掌全体鼓掌,我不鼓掌下面不许鼓,一定听命令。但是团长叫县革委副主任他的老乡卢长榆给灌醉了,不该鼓的地方,掌声响成一片,还呱呱呱三下结尾;该鼓的好节目鸦雀无声,到唢呐独奏节目时他睡了一小觉,喇叭匠拖长音,底下有几个掌声叫连排长们给压下了。这下可苦了他了,全剧场就他一个唢呐声,拖的越长越不好听,拖的越长剧场越静,他还叫上真了,你越不鼓掌我越拖,最后他真的晕倒在台上,军医检查是缺氧。

喇叭匠只能独奏不能合奏,他总是乱加花点。演革命样板戏时怕他乱加花样戴上篡改的罪名,让他打大锣。演过样板戏后为了普及样板戏,让老百姓通过喜闻乐见的形式接受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就把红剧改成了二人转,洪常青吴清华在台上演活了各种人物,动作都是芭蕾舞,唱的却是二人转,乐队奏主题音乐是吴祖强、施万春的原装交响乐,唱腔时用民乐队遛着。东北老百姓把二人转当成了命根子,演出时盛况空前,喇叭匠也乐得金光灿烂,因为乐谱里有大救架、文哈哈、武哈哈、胡胡腔、靠山调,这是他最拿手的曲牌子了,他站在边幕条子外,举着小喇叭铆足劲吹,每场演完指挥都骂他:“叫你过门时按谱吹,演员唱时你别瞎吹,演员唱时你吹,观众能听到唱什么词吗?”“我知道,我一听二人转就上瘾。我注意,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要一万了呢?”他说完大家捂着肚子乐,乐得全体半夜都失眠,他还挨个问人家:你们笑什么?他不识数,不知一万和万一的关系。

喇叭匠军人出身,对解放军部队有着很深的感情,他爱穿黄军装,军装军帽洗的发白,穿在身上干练,大夏天风纪扣系的严严实实,里面衬着白衬衣的小白领。有一次演小舞剧《鱼水情》的演员白衬衣丢了,有人怀疑是拉二胡的李春高偷的,二胡李春高天天苦攻《三门峡畅想曲》,还蒙在鼓里,有一天团长找他谈话,他才发现大家看他的眼神不对,二胡春高是个老实本分的好人,他为这事儿折腾的有点精神失常,如果被开除,回农村种地不说,还背着小偷的骂名,以后就别想抽工回城了。他暗下决心,一定为自己洗刷罪名,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天开会,喇叭匠开口说话了,承认自己拿了一件掉在院子里的白衬衣。大家愕然,不懂,军人出身的喇叭匠能干出这事?但看见二胡李春高趴在喇叭匠怀里哭泣的场面,仿佛看见八路军为了不连累老百姓挺身而出面对鬼子的刺刀走上刑场。喇叭匠把自己在部队发的白衬衣洗好熨平,交给了团里,后来到熔炼厂工会报到去了。

喇叭匠到了地方,如鱼得水,没人说他乱加花点,想怎么吹就怎么吹。婚丧嫁娶、集会游行、庆祝活动,他差不多天天都鼓着腮帮子吹个不停,停下来也是满嘴金光灿烂,家家请他,天天喝酒,高兴也吹,醉了也吹。有一次人家结婚,他从火葬场赶回来,满嘴酒气,吹起了《大悲腔》,悲悲切切,凄凄惨惨,哭哭泣泣,哀哀怨怨,办婚事的两家都急了,把他暴打一顿,并且把他心爱的唢呐也踹碎了。他醒来之后,第一件事是找来一块煮透阴干的枣木,拿出做唢呐的工具,掏膛钻眼,砂光打蜡,套箍焊苗,一会儿工夫,七寸小喇叭就做成了;再找苇竿,用削尖头的筷子做模具,烙铁烫,细铜丝绑,哨嘴也做了好几个,用胭脂盒装上揣在里怀,又去赶场了。

喇叭匠乐了一辈子,自己也说;吃亏就吃亏在没文化上,同村一起当兵的现在都当军长了,可自己还满世界的吹。今年夏旱,小河无水,稻田干涸,山上大片的树叶都黄了,山里农村人请他去给老天爷吹两段,他坐上农用三轮车,顶着烈日,脖子上搭着手巾,鼓足劲儿对着老天吹,吹了三天没动静,他也累倒了。晚上乌云压顶,电闪雷鸣,倾盆大雨,到处都蹦发着爆裂声;喇叭匠哈哈大笑,满屋子金光灿烂;喇叭匠吹破天的消息不胫而走,老乡们杀猪宰羊请他喝酒,形容他比玉皇大帝还邪呼,他又喝醉了,满嘴跑舌头地跟老乡说:“乡亲们……对不起了,我吹大劲儿了,没想到给吹涝了,都怨我呀!明天我再给龙王爷吹两段,明晚再喝酒。”咕咚一声倒下了。其不知电视里正在播报,东北大块积雨云与日本过来的台风在此相遇,将有一场大暴雨。

共 2 2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讲述了喇叭匠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喇叭匠不识字,更不会看谱,各种乐谱都不识得,却是吹唢呐的高手。他没有文化,也不喜欢受约束。在部队时因为令驻地附近女青年怀孕生子,被迫复员。在县文工团时是著名的唢呐独奏演员,因为他随性的演出而无法与其他演员配合,但他却一直沉迷其中。后来因为一件白衬衣,喇叭匠离开了文工团,去到地方开始走街串户地演出。喇叭匠人好心好,虽然有时候会犯点小糊涂,却仍然是乡村间备受欢迎的喜闻乐见的唢呐吹奏家,典型的乡村小人物的代表,人物形象鲜明立体,丰润饱满,。【:上官欢儿】

1楼文友: 01:01:02 问好穿林海老师,感谢老师支持江山短篇栏目,祝老师创作愉快,文琪笔健!

2楼文友: 08:56:55 谢谢上官欢儿!你的编者按写的太好了,简练、概括,主题突出,把人物形象几句话就描述出来了。难得遇上这么好的老师!

八个月宝宝受凉了怎么办
内江哪里有白癜风治疗医院
西施兰夏露什么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