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一样能成就经典作家

可以成就 艾丽丝 门罗获年诺贝尔奖引发热议 加拿大女作家艾丽丝 门罗获得201 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传来,很多人都感到一丝吃惊,毕竟,在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者中,她是为数不多的始终专注于的作家,评审委员会在授奖词中称门罗为 当代短篇小说大师 ,评论界赞誉她为 加拿大的契诃夫 。 诺奖 当然不是衡量文学成就和水准的惟一指标,但肯定是一个重要因素,并会对一段内的文学发展产生影响。此番诺贝尔文学奖选择门罗,想来会一定程度上改变人们对 大作品 的认识,体量的长短与艺术品质的优劣没必然联系,作品之 大 存在多种考量标准。

短篇小说是写着玩的东西?

每每说起短篇小说,似乎总要以长篇小说作为对照,目之所及,今天的短篇在全都确实无法与长篇比拟、抗衡。甚至,瑞典皇家科学院常任秘书彼得 英格伦在谈到门罗对短篇的贡献时,也有这么一句, 短篇小说一直处于长篇小说的阴影中,门罗选择了这种艺术形式,她将它很好地开垦,接近完美 。而门罗本人在接受采访时也谈到了的动摇,曾有过 写出长篇别人才会拿你当成像样的作家 的困扰。不过还好,她最终认为,局面正在改变,短篇比以往更受重视。她说,希望自己的获奖能让人们把短篇小说视为一门重要的艺术,而非一个写着玩的东西。

不知从什么起,短篇沦为了 写着玩的东西 ,不再被视为通向经典的正途。以短篇成名的作家不写或写得少了,许多刚开始写的新又瞄着大部头去了。写一个好的短篇所花费的力气并不比其他文类创作要小,而短篇出好作品的可能性和它的影响力却未见得有多大,这可能就是短篇小说落入尴尬之境的原因。而今天,当诺贝尔文学奖向短篇小说表达了如此的敬意,可能会有热爱短篇的作者因此重新拾掇起这门有难度的手艺,会有更多读者注意到它独特的艺术品质。

这依然是一个需要短篇小说的时代,甚至有观点认为,短篇小说可能更适合时代的现状和人类阅读的发展态势。《外国文学评论》严蓓雯的解释是,短篇小说很适合表现碎片化的现代和人在日常平凡经历绝望感。20世纪 二战 结束后,人类的生活不太容易遭遇到战争之类的大事件,却时时能遭遇日常生活的悲欢与荒诞。她在翻译《欧洲最佳小说》的几篇作品时有一个突出感受,即各国作家都觉得这个世界出了点问题,时代列车毫不留情地把不合它节奏的人甩了出去。如何让这列列车慢下来,或在某种程度上改变方向,许多作品都从或写实或象征的角度试图回答这个问题。她觉得,短篇的长处在于隽永,它只展示生活的一个截面,前后都是留空的。它不试图完整展现这世界,但试图精准地表现这一时刻人物面对他所处时代和时间的反应,而且要在很短的篇幅里把人物的复杂状态描绘出来,操作起来并不容易。

从读者的角度来看,他们似乎因为字数少而对短篇青睐有加,背后的原因是复杂的。不过,许多好读又上乘的短篇还是受到了读者认可。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 短经典 丛书自2011年起已推出了15个国家的 5位作家的 7部短篇小说集,每推出一本基本都能有一两万册的销量,有的已经断货。据丛书策划方之一的上海99读书人文学彭伦介绍,他们最初就是看上了出版市场存在短篇小说的空档,认为以丛书形式出版短篇小说是个很好的创意。事实也证明,这套丛书逐渐凝聚起了许多热爱短篇的读者,扩大了国外优秀短篇小说的影响力。这样广泛且有规模的译介世界优秀短篇小说是重要的,因为,任何成熟的出版人都明白,短篇小说是发现未来大师的试验田。

多写一段甚至一句都是多余

仿佛是一座座矗立在米粒上的庞大宫殿,凡短篇小说的经典之作都在浓缩中迸发饱满的 。多写一段甚至一句都是多余,这是短篇小说的要求,更是其魅力所在。今天,当小说家们很难再凭借 写什么 取胜时,揭示内部的秘密、放大细节的风景就显得更加迷人,这也就是门罗说的: 我想让读者感受到的惊人之处,不是发生了什么,而是发生的方式。稍长的短篇小说对我最为合适。

是稍长的短篇小说,而不是中篇小说,即使篇幅略长,它所拥有的仍然是短篇的美学风格,比如短篇的浓缩、饱满、深入,以及由此产生的 。美国女作家、普利策奖得主简 斯迈利称赞门罗的作品 既精妙又准确,几近完美 。她说,门罗写 0页短篇所用的心力,足可抵得上某些作家写出整本长篇。门罗小说《逃离》的中文译者李文俊在评价该作品时认为,她的作品都有很强的 浓缩性 ,每一篇四五十页的短篇,让别的作家来写,也许能敷陈成一部几十万字的长篇小说。

地图舌原因及治疗

小儿地图舌怎么办

儿童地图舌的原因

云南特色植物灯盏花好用吗
女性晚上多尿怎么回事
小儿氨酚烷胺颗粒治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