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皇 第二百七十七章 紫色玉佩

至尊神皇 第二百七十七章 紫色玉佩

“怎么会是这个样子?不知道苦心婆婆已经找到了根源,可有何种方法可以破解晴儿体内的封印?”封天长老听完之后,沉思半晌后,不由问道。

苦心婆婆并没有立即回答封天长老的问题,而是看着晴儿问道:“晴儿,我曾听封天长老提起过,你是夏侯明无意中救起而收养的对吗?就连你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是吗?”

晴儿虽然不知道苦心婆婆这般问她的原因,反而是问起了自己的身世。不过既然苦心婆婆已经开口问道,晴儿也没有去做隐瞒,而是diǎndiǎn头直接説道:“是的,婆婆,晴儿确实是大少爷收养的孤儿,那是在十年前的时候,当时若不是大少爷收留,或许晴儿早就已经没命了。”

“十年前,那个时候你应该已经四岁了,你可还记得四岁前的一些记忆?”苦心婆婆再次凝重的问道。

晴儿摇摇头,説道:“不记得了,四岁之前的记忆我一diǎn都记不起来了,记得当时大少爷遇到我的时候説过,那时候我是满脸血污的昏迷在一处绝壁之下,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夏家了,而之前的记忆根本就急不得了。”

“哦,那你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或者説在救起你之前,周围有没有什么异样?”苦心婆婆眼中露出凝重之色的问道。

“没有,记得那个时候,大少爷曾经提起过,説是在遇到自己之后,便带着自己仔细探查过周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也没有发现任何的打斗情况。”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晴儿眼中一亮,随即説道:“对了,大少爷説在救起我的时候,看到我身上挂着一块紫色的玉佩。”

“那件紫色的玉佩呢?能否拿来让婆婆看一看。”苦心婆婆眼中一亮,随即説道。

“是,婆婆。”晴儿不知道苦心婆婆用意何在,不过还是伸手从脖子上取下一个通体散发着紫色的玉佩。看着这个十年来一直不曾离身的玉佩,晴儿心中想到:“难道这块紫色玉佩真的和自己的身世有关吗?”

伸手接过晴儿递过来的紫色玉佩,苦心婆婆仔细朝着紫色玉佩看去,只见手中静静的躺着一个比巴掌要略xiǎo的一块紫色玉佩,苦心婆婆竟然不知道这块紫色玉佩是用何种材料制作而成,只感觉这玉入手微温,晶莹剔透,浑身满是紫色之气,放下心中的疑惑,不在观察这玉佩是何种玉质,而是开始仔细观看玉佩,好看看能不能在玉佩之上发现一diǎn线索。入目看去,只见玉佩之上雕有一只模样凶悍而又显得极为高贵的,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神鸟,一股王者之气从那栩栩如生的眼睛里透出来。看着这神鸟的图案,苦心婆婆竟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兽族,不由的苦心婆婆心中大惊,一时间竟怔怔看着手中的紫色玉佩。

晴儿看着苦心婆婆自从看到自己递过去的玉佩,便直勾勾的看着紫色玉佩,晴儿心中一喜,以为苦心婆婆认识或者知道这玉佩的来历,想到或许可以从苦心婆婆那里知道关于自己身世或者説是线索的事情,可是看着苦心婆婆一直盯着手中的玉佩,并没有打算告诉自己一些事情,使得晴儿心中更是忐忑万分。

封天长老同样发现了苦心婆婆的异状,不过他看的更加仔细,他看到苦心婆婆在看到紫色玉佩之后,虽然有些惊讶,可是随后惊讶之感便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深深的疑惑,显然苦心婆婆对于晴儿随身所带的玉佩并不认识。

果然,就在封天长老刚刚想到这儿的时候,原本正凝视紫色玉佩的苦心婆婆突然对着封天长老説道:“封天长老你来看看这块玉佩。”

封天长老听了之后,立即起身接过苦心婆婆递来的紫色玉佩,看着这由不知名玉质所雕刻而成的玉佩,以及玉佩之上雕刻着的异兽,封天长老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苦心婆婆接过玉佩之后,脸上那股疑惑的表情的原因了。看着这块玉佩,封天长老境记忆中所有的兽族与异兽全部都寻了出来,可是还是没有一种兽族的特征与玉佩之上所雕刻的异兽相同,哪怕是相似之处都没有,这一diǎn更是让封天长老感到震惊无比,转念一想,就连苦心婆婆都不知道这异兽的来历,自己不知道也就有些容易接受了。将异兽的模样深深地刻在记忆之中,封天长老抬起头看着苦心婆婆説道:“婆婆,请恕封天见识短浅,封天并不知道这玉佩以及玉佩之上所雕刻的异兽来历。”説完之后,便将手中的玉佩递还给苦心婆婆。

苦心婆婆接过玉佩之后,并没有在查看,而是直接将玉佩还给站在一旁的晴儿,晴儿接过苦心婆婆递来的玉佩,感受着玉佩之上还有的余温,仔细盯着手中的玉佩,她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盯着手中的玉佩了,她只记得,每个夜晚,在睡觉之前,她都会仔细端详手中的玉佩,想从中发现一些关于她身世的秘密,可是就算她闭着眼睛可以勾画出玉佩上每一条刻痕,还是没有发现任何一丝丝的线索。

还是和往常一样,晴儿仔细的看着手中的紫色玉佩,心中不由暗道:“这块玉佩究竟和自己有何关系?自己又是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为什么自己一diǎn都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似乎自己四岁之前根本就不存在记忆一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每每想到这儿,晴儿便会感觉一股剧痛侵袭自己的脑海里,让自己疼痛不已。

而就在这时,异变陡生,只见原本静静躺在晴儿手中的玉佩,猛然间绽放出强烈的紫色光芒,紫色光芒瞬间充斥整个内庭,而又在一瞬间,这充斥与整个内庭中的紫色光芒瞬间收敛,直接将站在原处,目瞪口地的晴儿包裹住。

苦心婆婆和封天长老也没有想到,玉佩刚刚回到晴儿的手中会发生这种变化,待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紫色光芒已然将晴儿严严实实的包裹在其中,两人彼此相视一眼,纷纷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惊讶,封天长老走上前去,对着晴儿説道:“晴儿,你怎么样?”

晴儿经过短暂的吃惊之后,发现除了自己被紫色光芒所包裹外,自己无法突破这光罩外,倒也没有其他的异样感觉,而就在这时,他听到封天长老的担心的问自己,晴儿摇摇头説道:“封天长老,我没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得到晴儿的回答之后,封天长老立刻安抚晴儿説道:“晴儿,你且不要乱动,这块玉佩你一直随身携带,便一定和你的身世有关,相信他并不会伤害你的,在之前有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

晴儿摇摇头,肯定的説道:“以前我也经常查看着快玉佩,可是它却从未像现在一般,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好,晴儿,你暂且不要乱动。”再次宽慰晴儿之后,封天长老缓缓的靠近,待距离晴儿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封天长老缓缓伸出右手,慢慢的靠近着着紫色玉佩绽放的笼罩与晴儿的光罩之上。想想中的反弹之力并没有出现,封天长老心中暗舒一口气,生怕自己的这个举动会让被困于其中的晴儿受到伤害,可是接下来封天长老眉头一皱,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原来,在没有感受到反抗之力后,封天长老便打算看是否能不能才能够外部突破光罩,将被困于紫色光罩的晴儿救出来,可是,看着眼前极薄的紫色光罩,无论封天长老无论如何用力,都无法突破。

“苦心婆婆,这是怎么回事,封天虽然没有运用灵元,但是本身力量也足以打碎巨石,可是却无法撼动这极薄的紫色光罩,真是怪事。”久试无果的封天长老转身对着端坐于云床之上的苦心婆婆説道。

“哦,是吗?我来试试。”苦心婆婆眼中露出一丝惊讶,随即下了云床,走到晴儿面前,右手食、中两指并成剑指,看了一眼紫色光罩,便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紫色光罩此去,可惜的是,苦心婆婆的一击和封天长老一般无恙,只是让紫色光罩表面流光一转,便没有任何的变化。苦心婆婆看着这个结果,眼中满是凝重之色,她刚才那看似随手一击,但是也足以在坚硬的大理巨石上留下一个深深的指印,可是这一击打在紫色光罩却并没有任何效果。刚开始苦心婆婆心中还有些不信,可是结果却让她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事实。

苦心婆婆后退一步,看着紫色光罩事多片刻,随即对着封天长老説道:“蛮力既然不能打破这紫色光罩,那么使用灵元不知道可不可以,不过我们要做好准备,千万不可伤了被困在紫色光罩中的晴儿。”

“好,攻击紫色光罩的事情,就由我来。剩下的事情便交给婆婆了!”封天长老説道。

“好,就这么办。”苦心婆婆立即説道,她也担心随着时间的拖延,紫色光罩再有其他的变化。

小孩胃火重口臭怎么办
潍坊牛皮癣专科医院
合肥妇科医院哪家好